<s id="g4ffo"></s>
    <kbd id="g4ffo"><center id="g4ffo"><input id="g4ffo"></input></center></kbd><kbd id="g4ffo"></kbd>

  1. <p id="g4ffo"><address id="g4ffo"></address></p><samp id="g4ffo"><dl id="g4ffo"></dl></samp>
      <font id="g4ffo"></font>
      <p id="g4ffo"><address id="g4ffo"><b id="g4ffo"></b></address></p>

        <s id="g4ffo"></s>

          1. <font id="g4ffo"></font>
            <kbd id="g4ffo"><small id="g4ffo"><label id="g4ffo"></label></small></kbd>
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g4ffo"><strike id="g4ffo"></strike></mark><rp id="g4ffo"><listing id="g4ffo"><output id="g4ffo"></output></listing></rp>
            2. <tt id="g4ffo"></tt>
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g4ffo"><dl id="g4ffo"></dl></mark>
              1. <p id="g4ffo"></p>
              2. <mark id="g4ffo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g4ffo"></font>
                    您當前位置:首頁 > 安全生產 >安全生產

                    安全生產

                    如何破解電力安全生產達摩克里斯之劍

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,我國電力行業已經建立了相對完善安全制度體系、安全管理機制,現代化的安全技術手段,為什么電力安全生產事故依然還會發生?

                    新時代,我國安全生產工作需要實現新跨越。《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公報》明確強調“健全公共安全體制機制,構建基層社會治理新格局,完善國家安全體系。”電力安全作為國家安安全全體系重要組成部分,已經不僅僅是電力職工、電力系統的安全,更涉及到公共安全、乃至國家安全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電力行業的如何打通電力安全生產工作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突破安全制度、安全管理機制、科學技術的邊際效應?

                    對此,北京交通大學教授宋守信給出的答案是,電力安全文化能夠提升廣大電力職工的安全意識、安全習慣、安全能力,是破解當前電力安全生產深層次難題的有效手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應該如何審視電力安全文化?電力安全文化真的可以提升安全制度、安全管理、安全技術效能嗎?日前,記者對宋守信教授進行了專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當前,電力安全制度不可謂不嚴厲,企業安全管理不可謂不周密,為什么還安全生產事故不斷?原因在哪里?

                    宋守信:為了降低電力安全生產事故,我國政府、企業經歷了是數十年的探索、實踐,的確取得了豐碩的成果,然而當前電力安全生產制度、管理、技術的效能并未發揮到最大,邊際效應越來越明顯,這是電力行業安全生產事故不斷出現的主要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國電力安全生產工作經歷了漫長發展歷程,不同階段采取的不同措施均取得成效。第一階段企業采用人盯人,以安全監督的方式規范員工的安全行為;第二階段是企業建立安全制度,用制度約束人;第三階段企業引入科技手段,用科技加強安全防控;第四階段是企業采用安全關口前移機制,即風險管理模式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風險的本質是不確定性。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,電力行業不確定性因素越來越多,風險敞口也在加大,安全管理面臨著巨大的人力、時間、資金成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顯然,僅靠增加資金、人力、技術投入保障安全生產面臨諸多挑戰,而通過建設符合我國電力生產實際的安全文化,對于提升安全生產人力、技術效能比單純增加投入更加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經歷了70年發展歷程,我國電力工業已經形成了固有的安全文化,它在安全生產中為什么作用不明顯?新時代,我們應該如何定位電力安全文化?

                    宋守信:電力安全文化有兩個層次,一個是表層文化,一個是潛流文化。表層文化是行業自上而下不斷倡導的,企業專注建設的規章制度、形象、廠容廠貌等層面的文化。潛流文化是員工內部形成的文化氛圍,涉及廣大電力職工真實的安全態度、安全行為、安全習慣、安全能力等層面。電力安全文化建設有時會出現表層文化和潛流文化脫節情況,甚至會出現員工抵觸情緒,只做表面工作,糊弄了事,安全文化建設結果反而會適得其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新時代,我國電力企業對安全文化重要性的認知需要全面提升。電力安全文化建設需要做到全員參與、全過程參與。它需要每一名員工養成安全習慣、形成安全作風,創造安全氛圍。要讓安全文化彌漫在彼此的周圍,成為左右大家行為的精神力量。《紅樓夢》中有句詩句“好風憑借力,送我上青云”,安全文化就是電力安全生產工作中提升安全管理效能的“好風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我們應該如何解讀安全文化的概念?

                    宋守信:電力安全文化定義很重要,因為定義代表認知,認知決定我們的態度和行動。當前,全世界安全文化定義有幾十種,其中,英國健康安全委員會核委會認為:一個單位的安全文化是個人和集體的價值觀、態度、能力和行為方式的綜合產物,它決定于健康安全管理上的承諾、工作作風和精通程度。北京市在2007年提出的安全文化定義認為,安全文化是存在于組織和個人中的安全意識、安全態度、安全責任、安全知識、安全能力、安全行為方式等的總和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2008年發布的《企業安全文化建設導則》提出,安全文化是被企業組織的員工群體所共享的安全價值觀、態度、道德和行為規范組成的統一體。從這些安全文化的概念可以看出,安全理念、安全知識能力和安全行為方式是安全文化的重要組成元素。我們可以理解為安全理念是核心層,安全知識是中間層,安全行為是安全文化的外顯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電力企業建設安全文化,您有什么建議?

                    宋守信:電力安全文化建設,我認為可以分為三個階段。第一階段是被動約束階段。對于員工安全生產中的行為必須用制度進行規范,需要發揚員工本能中積極的部分,對消極部分進行約束。通過制度把員工納入安全生產的正常軌道。第二階段是確立理念階段,員工建立正確的安全生產理念,在這個基礎上,掌握各種必備的安全知識,養成安全習慣,提升安全素養。第三階段是自強自律階段,由于現在安全生產技術不斷發展,員工需要持續拓展安全技能,整個企業形成良好的安全生產氛圍,實現四不傷害,即員工不傷害自己、不傷害他人、不被他人傷害,幫助他人不被傷害,以安全文化全面促進安全生產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您如何看待企業電力安全文化建設中的“一把手現象”?

                    宋守信:無可否認,一家企業發展的確和企業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,企業家文化素養也影響著企業的文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電力安全文化建設決不能忽視一把手的作用。作為電力全生產的主要負責人,在安全文化核心價值理念、載體、傳播機制建設中,他們發揮著極為重要的作用。另外,一把手在安全文化中有很強的示范作用,一把手的安全觀影響著企業、職工的安全觀,一把手的安全行為影響著企業、職工的安全行為。企業安全文化建設成功與一把手有著必然的聯系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我們必須認識到企業安全文化是產生于各自不同的文化背景,成長于不同的歷史階段,是長期積淀的結果。企業領導者在建設安全文化之始,都應該首先認識本企業原有的安全文化特點,采取有針對性的建設方法,絕不能主觀臆斷。否則就會導致安全文化的建設支離破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×
                    日本毛片的免费高清视频